瀏覽人數
奧修語錄
個案分享
蘇菲營分享
訪談紀錄
活動相簿
團體分享
友站連結
奧修談身體工作
  
 

「活力靜心之夜」學員上課後的心得分享

經過短短數週的靜心課程,我帶著好奇來,最後也帶了愉快、滿足回家了。

動態式靜心對我的幫助很大,因此過去總是在靜態中與自己相處,保有寧靜與平靜,但透過動態式靜心,如蘇菲呼吸、無念禪、脈輪呼吸,可以更深刻感受身體能量的流動,人是活的、新鮮的、敞開的;動態式靜心後的安靜,帶來更深刻的寧靜,此時觀照身體,就像一杯混濁的水,慢慢沉澱下來後所帶來的清晰!特別是學習用嘴巴呼吸後,身體的流動更清楚了,感覺被充分的淨化,猶如身體洗滌後帶來的身心舒暢,可以一覺好眠,睡得更香更甜。靜心讓我更具體的感受,充分的體驗,當什麼事情也不做的時候——身體上的、心理上的、在任何層面上——當所有的活動都停止,只是存在,就是在,只有去覺悟它、觀照它。對我來說,最大的考驗在於有強大情緒時,仍保持覺悟與觀照。

對我來說,舞蹈靜心與born again,讓我印象深刻,若不是參加靜心團體,我想這輩子我也不會有這樣的經驗,可以盡情開放,盡情玩耍、盡情舞動身體的機會!真的很訝異,原來長大後也能像小孩一樣的瘋、沒有任何的拘束,所以每個人心中都有個天真、單純、自由的小孩,只是被成長過程中的無數要求而框住了,若能突破社會、自我的框架,熱情會被喚起,創造更高的生活品質!

感謝 Nijen 的帶領,與內在的我更靠近,學習從靜心中探索我是誰,感恩!

淑儀 2014/5/5

——淑儀--

 

 

 

存在的安排總是非常奇妙,住在這棟大樓已經十幾年了,接觸奧修是在台北讀書的時候,而開始真正做動態靜心則是在我家隔壁的高雄奧修静心大本營!非常感謝Nancy如此無私地經營這個中心,也感激Nancy的熱情,不斷地讓我有許多機緣接觸奧修的資深門徒,體驗靜心純淨的品質。

  前年第一次有機會接觸較豐富的動態靜心是在Nijen帶領的團體中,每個禮拜固定有一個晚上我可以持續不斷地經驗不同的動態靜心,我覺得動態靜心帶給我很大的幫助。我是一個非常容易受情緒影響的人,也因為情緒的干擾,帶給我生活上非常多的不便,甚至會有點情緒化。透過動態靜心的宣洩過程,持續地把內在的垃圾丟出來,讓我開始漸漸體會到靜心的滋味。對以前的我而言,靜心和靜坐是一樣的,但我很清楚,靜坐卻不代表靜心,雖然表面上可以如如不動,但內在卻是翻雲覆雨、暗濤洶湧,完全沒有寧靜的感覺。做過一段時間的動態靜心之後,再重新看奧修所傳遞的訊息,居然有種恍然大悟的感覺!如果沒有先將腦袋裡面的垃圾都丟掉,要深入靜心真的非常困難。

回想過去的生命歷程,剛開始從頭腦開始下手,奧修的書深深地吸引我,等我幾乎把所有的書籍都讀遍了才發現,真理並不是頭腦的東西,而是需要用生命去經驗的!雖然接觸靜坐好幾年了,但一直都沒有辦法體會到箇中奧妙,自己也一直不清楚問題所在。直到透過動態靜心的宣洩,才真正體會到什麼叫做「靜」。,那份寧靜的品質是自然而然的,而且一直都在那邊等著我們,只因為平常累積的垃圾太多了,導致我們無法回歸自己的中心。

  奧修所發明的上百種靜心方法,無非是要引導我們體會到那個無法以言語表達的「在」。我們無法期待神性的風什麼時候會吹進來,唯一能夠做的就是打開窗戶,這也是奧修一直不斷地用來提醒我們的故事。找到一個適合自己的方式深入地走下去是很重要的,我是一個不容易靜下心來的人,因此動態靜心幫助我節省很多摸索的時間:例如生氣靜心和亂語靜心,幫助我卸下早已經被我習慣性壓抑的憤怒、舞蹈靜心釋放長久以來被緊鎖在身體裡面莫名的壓力。卸下經年累月的重擔之後再開始靜坐,才讓我真正體會到寧靜的芬芳,也才漸漸了解奧修設計動態靜心的用意,動態靜心就是專門為現代人所設計的,先把垃圾清乾淨,再進入靜心的世界會比較容易。佛陀說:奇哉!奇哉!大地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只因妄想執著,不能證得!佛性是本具的,只因那份妄想執著讓我們忘記了那份純粹的寧靜和自在;天空一直都在,只因烏雲的來來去去,讓我們看不見原本的清澈。

  將近十年來的跌跌撞撞,讓我明白生命可以是喜悅的,很喜歡奧修所說的:「我對你們的講話並不是要給你們某種特別的哲學或信念,任何規範或神學,或任何宗教。我對你們的講話只是一種「可以經驗我的存在的設計」、經驗我的寧靜。在沒有覺知的片刻也許你可以沒有恐懼的靠我的心更近。

  這是靜心的設計。

  我對於各種的教條都沒有興趣,它們已經殘害人類夠久了。我的興趣在於一種充滿愛的人類,一種充滿安靜的人性芬芳,慶祝生命和存在的巨大禮物。」

建達

.

——李建達--

 

 

 

很高興能叫kosha阿嬤,很親切也很喜歡這個稱呼,每次上課收穫總是滿滿,當nancy說要打心得時,當下實在不知道要打什麼,因為每次的收穫都是在日常生活中,一點一滴的實現,即使同樣的課程,阿嬤給的東西也都不一樣,會給出適合這個團體的學習,不論多少都是存在的安排,上阿嬤的課心是很自由的,每當自已在位置上想:可不可以這樣坐時,幾次阿嬤都會連結到馬上說:我從來都不會說不可以,這是親身的經驗,但有同學以自已的無意識或隨便的態度加入能量治療的練習時,是會被強烈的制止阿嬤會變得很不一樣,因為能量不能拿來濫用,阿嬤常提到現在跟亞特蘭提斯有相同處,都是科技發達的時代,偶爾阿嬤課程中會提到過去世的經驗,但這是可遇不可求的,因為上阿嬤的課你永遠不知道她今天會上什麼,阿嬤總是在課前會點蠟燭把今天奉獻出去,使自已全然的成為宇宙的管道,在我的心裡上阿嬤的課很輕鬆,因為頭腦會休息,前幾次都上到睡著,但很享受,經驗過的人一定都知道(很多人都在阿嬤的課睡著了),那個睡跟我們一般在家裡的睡是截然不同的,是靈魂很深的充電,充電後整個人是在發光的,上過4次阿嬤的課後,我已經能清醒的上課跟點化,我一步一步的看見自已的改變,對於上課我也不強求,當感覺對了再去上。

清醒是我最近的意識狀態,也覺得自已不能再向以前一樣,總是把淨化自已的責任丟給阿嬤(以前的信念是:覺得上課睡著也沒關係,是深層的淨化),要負起自已的責任,覺醒了就要清醒的學習,然後奉獻自已(這是我個人的信念)。
阿嬤的能力之於我,就像宇宙一樣浩瀚,常在課程中有神奇的體驗,這次課程開始,我有刻意躲在他人背後,一會魔法阿嬤感應到,對著我說:她看不到我,當她說完這句話,我的臉馬上熱了起來,某種能量的轉變,我整個狀態立刻ok很到位,上阿嬤的課越徜開收穫就會越大,尤其是對意識的自由,因為上阿嬤的課也2年多了,每次都會因阿嬤有能量的話語,每次接收到一、兩句,漸漸的打開我被自已、原生家庭及社會價值觀所禁錮的意識,一次又一次越來越自由,剛開始上阿嬤的課,人都爆滿,有時連走道都不順,存在也一次次以我們所無法預測的方式篩選出能對準阿嬤能量,達到最大獲益的人(這是我個人的感覺),這次的人比第一次上天使靈氣三、四階人數少超過一半,上起來很舒服,品質很高,一次沒辦法詳述有興趣的朋友請自行搜尋kosha阿嬤,但要看清楚哦,因為最近有另一位名稱也是kosha的教師,最後我想說:我好愛現在的我自已,並從當下的這個愛延伸到過去及未來,藉由此將藉由kosha所學習的獲益,奉獻給需要的人。



——宣彪--

 

 

 

沉睡的嬰孩


  四月踏入新時代,Kosha阿嬤每季都會來台灣開課,待上一個月。遇到Kosha,我才明白,有智慧的人真的不需要任何標籤,不需要任何認證,更不需要符號和資訊,就能讓人打從心底油然地尊重。原來一個人的平靜,清晰,和同理心,不需要表現在語言上,不需要任何動作,僅僅是在她旁邊,就能感覺。她的存在就是一份最美的說明。

  隔了四個月,再度遇見Kosha阿嬤,原本抱持著一種雀躍期待的心情,期待自己的努力被肯定,有點炫耀似地想要向阿嬤展示我的成果而去上課,想不到阿嬤對我開頭的第一句話,依然是「噢,沉睡的嬰孩」。還只是嬰孩而已嗎?我依然在沉睡中嗎?我有點沮喪,而最近感情和親情都面臨某種關卡,我無暇思考更多阿嬤的話。

  在上Kosha阿嬤的課之前,我去了Abahya的團體諮商課程,第二天我沒去。我以事情太多為由,我需要去面對一些現實的狀況,而不是去上課來逃避。聽起來很正當,似乎自己很勇敢地在面對生命,然而在Kosha阿嬤的課上,我才領悟到,原來第二天不去上Abahya的團體,其實是逃跑。我還不想面對自己的問題,雖然那個問題已經困擾我好久好久了,讓我在一段又一段的戀情中迷路,在一次又一次的團體關係中受挫。

  本來去Kosha阿嬤的這堂72大天使,以為是和天使靈氣有關的,以能量為主的課程。結果居然是靈性彩油(Aura Soma),我簡直快暈倒了,因為彩油選瓶之後,阿嬤就開始一個接一個諮商,從第一個開始,我就開始劇烈地心痛,聽到同學說,可能會照順序輪,我的臉就扭曲了。結果似乎心緒被阿嬤看穿了,她開始亂序地點人。但每一個解讀的過程,我依然不停地感覺到自己的心痛。這樣大家輪流被開刀維持一段時間,我才終於放鬆了些,並且開始強烈地期待我能看見我的問題。阿嬤點到我了,她說,我是個沉睡的嬰孩。

  阿嬤不需要符號,阿嬤說話,每字每句都是有力的傳達。當下的我最能接收的傳達。阿嬤輕而易舉的讓我承認我的逃避,我的害怕,在談話的過程中引領我看見我的問題。我不停地哭,我怎麼能承認是我自己在讓我自己受苦呢?我怎麼能承認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造成的虛幻世界呢?我怎麼能承認自己總是不停地在質疑自己,真正砍殺自己的人是我,而不是別人呢?

  而我一直讓自己睡著。這樣我就不用負責了。而我自始至終都非常明白,沒有人在傷害我,是我在傷害我自己。我的腦袋裝了太多的預設,而無法用「心」去傾聽。阿嬤對我說的話,和男人一模一樣,只是是用不同的方式,不同的語言。男人生氣了,不停地罵三字經五字經,而我卻把這一切歸結成情緒。我不知道男人會不會回來,而原來這一切都是提醒。

  「你受苦得夠久了」阿嬤說。我哭到不行,是啊,從很小很小的時候就開始了。我緊張兮兮地,總是不停地關注別人的目光,推敲別人的想法,然後再回來看自己。只是這樣觀點引發的災難在最近多到我快無法承受,我不停地心痛,我的水晶礦石一個比ㄧ個霧。終於來到一個臨界點,我在阿嬤的課上,崩盤了。

  在崩盤之後,上阿嬤的課我始終保持清醒,不管前一天晚上多累。回家靜坐,也不再睡著。我終於要開始睜開眼睛了嗎?「保重」阿嬤在課程結束的時候說。生命的業被鬆動之後開始一關一關地來,我在這個時候的豐收,也代表著下個階段的受苦即將來臨。生命是陰與陽,同時流動的,無法排拒掉任何一邊。我知道,我才剛要開始,進入重重難解的業力洋蔥裡,撥了一層還一層,直到可以看見核心。

——跳跳--

 

 

 




Navanita舞蹈靜心工作坊

接觸過的療愈方式都屬於靜態的 ,如靈氣,能量平衡,印度草藥, 一直以為要躺著才能放鬆,第一次上Navanita的課才知道在動的狀態下療愈的行為發生了而且比靜態的更強烈一舉手一投足一吸一吐生命變的活生生更新鮮更甜美,全身的細胞都在微笑都在慶祝,現在的人都在找尋方法延長壽命吃或打了一堆動植物在身體,怎不知最簡單的方法就是生命存在呼吸之間,回歸到最原始最清靜的能量才是健康之道,記住就是那呼吸.

——麗雲--

 

 

普那生活空間    高雄市民生一路201號A棟2樓
專線:07-5215593 E-mail : nancy.pune@msa.hinet.net